贸易战到处都在燃烧!韩国想联合朝鲜对抗日本

8月2日,日本内阁决定修改该法令,并通过了新版《出口贸易管理令》(Export Trade Administration Order),将韩国排除在已经在出口安全管理方面设定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之外。 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删除“白名单”。 此举标志着日本和韩国长达一个多月的贸易摩擦正式升级为“贸易战” 韩国最初属于日本出口贸易国的a组,即所谓的“白名单”,其中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8月2日之后,他们和一些东欧国家一起被转移到了b组。丙组包括中国、东南亚、印度和其他国家。 排除白名单意味着韩国公司在进口日本商品时将提交更多的材料并接受更长的审查周期。 因此,韩国企业进口日本商品的最长审查期限可达3个月。需要快速生产和快速反应的半导体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 韩国立即做出回应,将日本从“白名单”中除名 5日,东京证券交易所股价指数下跌1.80%,韩国综合股价指数下跌2.56%,韩圆兑美元下跌1.21% 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本钢铁公司日本住友钢铁公司将用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万元)赔偿二战期间被强行招募的四名韩国工人 日本坚持认为,根据1965年的基本协议,日本对韩国的5亿美元用于永久解决所有战时赔偿问题。 韩国的裁决可能被形容为日本的“无尽麻烦”。分析人士认为,根据这项裁决,更多战时受害者的家人和慰安妇也可能提起诉讼。 日本将面临来自劳工、慰安妇及其家人的源源不断的索赔。 其深层原因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一贯的“反日”政策以及连接日韩财阀的政治宣传有关。 在G20峰会上,安倍和文在握了8秒钟,没有任何交流。在成为总统之前,文在寅作为律师为韩国的强迫劳动辩护。 就任总统后,他公开表示:“1965年的条约不能阻止个人行使获得赔偿的权利。” ”去年11月,判决下达后,11月21日,韩国解散了朴金辉在任时成立的“和解与康复基金会”,并于2015年与日本签署了“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 2015年,日本为日本的暴行道歉,并拨款10亿日元(约合67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一个基金会,帮助赔偿和处理善后事宜。然而,文在洙表示,朴金辉对此事的处理“没有充分考虑受害者的要求”,并表示不接受。 自文在寅上任以来,日韩冲突的频率明显增加。 2018年12月20日,韩国驱逐舰使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巡逻机。日本和韩国进行了几轮“舌战” 2019年2月5日,日本宣布取消日本主要军舰在多国海军演习期间访问韩国的计划,因为首尔要求东京从日本军舰上取下冉冉升起的太阳旗。许多韩国人认为日本海军的旗帜是日本战争侵略的象征。 2019年2月,在接受彭博采访时,韩国议会议长温希祥建议日本天皇就慰安妇问题向韩国人民道歉。日本自由民主党认为温西乡的要求“极其粗鲁” 韩国人民抵制日货在6月28日的20国集团大阪峰会上,安倍和文在握了8秒钟后才分手,被媒体戏称为“8秒钟友谊”。 G20结束后的第二天,7月1日,日本宣布对韩国实施“禁运制裁”:从7月4日开始,日本将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 日本内政部长菅义伟7月5日宣布,未经日本同意,日本“永远不会接受”韩国解散根据2015年韩日慰安妇协议成立的“慰安妇”基金会。冲突于8月2日升级。 5日,文在寅(Moon Jae in)在清华台举行新闻发布会,再次批评日本政府加强出口管制的一系列措施,并表示如果朝鲜和韩国能够通过经济合作实现半岛的和平经济发展,我们很快就能赶上日本。 与朝鲜的良好关系导致文在寅的公众支持大幅增加 朝鲜肯定会反对。韩朝之间的僵局能否取得进展仍无法预料,但文在寅强调需要改善关系,称“即使韩朝之间有波折,也不是悲观和放弃的问题。” 同时,他说,日本政府是一个没有“过去记忆”的国家,不可能仅仅依靠经济来占据世界主导地位。韩国应该在道德优势的基础上加强其作为和平国家和文化强国的地位,然后发展其作为经济强国的未来。 受制裁的韩国将面临什么?在第一轮制裁中,日本“重创”,然后通过“删除白名单”加大努力 据韩国《每日经济》报道,韩国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为2.7%。如果扣除半导体增长因素,增长率为1.4%,这意味着韩国一半的经济增长是由半导体行业驱动的。 同时,韩国半导体占该国出口的20.8%,国内生产总值的6.7%。 尤其在出口行业,2019年第一季度,韩国半导体出口总额达231.99亿美元,占韩国出口总额的17.5%,排名第一,远远高于机械行业9.7%的排名第二 在日本选择的限制材料中,日本企业占全球氟化聚酰亚胺和光致抗蚀剂产量的90%,以及作为蚀刻气体的高纯度氟化氢产量的70%。 其中,韩国从日本进口了91.9%和93.7%的光刻胶和氟化聚酰亚胺。 虽然这三种材料的进口总额只有166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但氟聚酰亚胺是有机发光二极管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光刻胶是芯片制造的核心材料(尤其是下一代7纳米和圆晶加工),高纯度氟化氢是半导体清洗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一旦供应被切断,生产线将被关闭。 由于这些材料不易储存,大多数企业,包括三星、LG、海力士等企业,只有一到三个月的库存。 其中,氟化氢由于其强烈的挥发性,通常只使用几周到一个月。 然而,在600多个芯片生产过程中,氟化氢被用于十几个过程,其纯度对产品质量有很大影响。 据报道,第一轮制裁一宣布,三星王子李在镕和海力士首席执行官李锡熙都在紧急情况下飞往东京,希望解决关键半导体材料的供应中断问题。 当李在镕在机场被拍照时,他皱起眉头,拒绝了所有媒体的提问。 韩国人反对安倍的“经济侵略”。韩国经济研究所估计,供应量减少30%可能会给韩国经济带来350亿美元的损失 韩国媒体《今日财富》(MoneyToday)曾假设,如果日本完全中断半导体行业出口,韩国生产线停止运转,韩国和日本半导体行业的损失规模将分别为45万亿韩元和1700亿韩元。两国之间的差距很明显,韩国的损失是日本的270倍。 据韩国媒体MoneyD报道,韩国中小企业制造联盟7月9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近60%的受访企业表示,如果日本继续实施禁令,这些企业将面临危机,甚至运营中断的风险。 该联盟调查了受禁令影响的269家中小型半导体企业。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59%受访公司承认,他们无法长期承受日本的制裁,最多只能支持6个月。 据韩国经济研究所估计,日本的控制措施将使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减少2.2%,而日本将减少0.04%。如果韩国采取同样的对策,其国内生产总值将减少3.1%,而日本为1.8% 今年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召开了30家韩国大型企业总裁会议。 这些公司包括三星、LG、现代汽车、SK和乐天,它们在中国名声不好。 会后,韩国决定向世贸组织呼吁日本解除制裁。 此外,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发展,日本可能不仅会扩大受制裁产品的类别,再次打击韩国半导体行业,还会从金融领域攻击韩国。 由于韩国货币不是国际担保货币,目前韩国的出口产品都由东京的金融机构担保。如果日本决定从金融领域攻击韩国,对韩国的整个出口行业将被摧毁。 据新华社报道,日本经济产业大臣石广生9日在内阁会议后对记者表示:“没有谈论(限制对韩国出口),我们也不会退出(控制措施) ”石庚洪成的讲话是在美国总统安全助理博尔顿访日前夕发表的 一些舆论认为这是日本预先的立场,不会接受美国的调解。 洪成茂后来还说:“这是日本国内政策的调整,不是讨论的对象。” 与韩国相比,日本的损失范围看起来“可以接受” 除了85.9%的氟化氢出口到韩国外,氟化聚酰亚胺韩国是最大的出口目标国,但其比例仅为22.5%。光刻胶出口的前三个目标国家是美国、台湾和中国大陆,韩国仅占11.6%,排名第四。 同时,尽管这些材料在半导体领域极其关键,但它们的总产值并不大,总计不到5亿美元,占日本出口总额的不到0.001%。 日本对几种影响甚微的关键原材料的制裁可能会影响半导体行业的格局。 目前,TSMC和三星在7纳米工艺的合同制造方面竞争激烈。由于半导体行业的特点,确定供应商的过程极其复杂。如果需要更换,它将经过严格而漫长的认证过程,以认真调查对工艺、产量和产品可靠性的影响。 目前,日本已停止向韩国出口用于晶圆加工的EUV光敏胶,用于生产更精密的光学半导体,也是三星和TSMC争夺7纳米制造技术的关键。 一旦TSMC首先赢得市场,下游制造商将不再考虑更换供应商,除非存在显著的成本因素。三星将在未来7纳米成为主流的芯片代工市场被TSMC压制 目前,韩国一直抵制日货,但就连韩国总统文在寅在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承认,日本经济实力超过我们的焦点在于庞大的国内市场。 目前,抵制日货的主要目标是抵制日本车、优衣库、朝日啤酒、不去冲绳等。 但即使韩国游客根本不去日本旅游,每年的损失也只有240亿美元,无法与韩国半导体产业的规模相提并论。 韩国人抵制日本商品,而在汽车业,日本在2018年向韩国出口了53,000辆汽车,而日本在2018年出口了481.7万辆汽车,其中近一半销往北美,其次是大中华区和欧洲 韩联社8月2日晚些时候报道称,韩国副首相兼计划和财政部长洪南吉表示,韩国将加强对日本的出口管制,并将日本从韩国出口“白名单”中剔除。 洪南姬说:“我们将首先加强旅游、食品、垃圾等领域的安全管理。” “4美国不会积极参与日韩之间的贸易战,半导体产业链是典型的全球分工,产业链的长度,使得没有一个国家拥有完整的产业链 以众所周知的“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为例。在占据70%市场份额的三星和SK原材料短缺的情况下,包括苹果、高通、VIVO、OPPO、小米等制造商在内的全球智能手机供应商将面临短缺或价格上涨,市场上将不会有能够长期供应大规模稳定供应来替代三星的内存供应商。 与此同时,随着日韩贸易战的开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进程无疑将被推迟 作为两国的共同盟友,美国一直在日韩冲突中扮演调停角色。 据韩联社报道,据报道,韩国外交部称,韩国外长康静和美国国务卿庞贝7月10日晚通过电话表达了对日本出口管制措施的担忧。 但在7月20日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表示:“只有文在寅和安倍都邀请他,他才会调解贸易战。” 7月25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Bolton)在访日期间也表示:“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关系不会有积极的调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