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老板讨论创新融资:科学创新委员会给一些科技企业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9月6日,每一位记者张忠印和每一位编辑陈旭在北京举办了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研讨会。

在主题为“资本市场:创新融资”的分论坛上,北京大学汇丰金融学院执行董事兼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巴曙松表示,新经济有许多特点。从不同生命周期的融资图表来看,许多企业往往找不到合适的融资支持,最典型的是生物技术公司。

因此,在为新经济企业设计上市计划时,港交所经常考虑是否可以“将上市门槛向左移”,移至企业最需要资金的时期。

巴曙松表示,2018年,新经济占香港股市融资总量的近一半,首次成为最重要的融资力量,而过去这一比例相对较低。

为了研究新经济的不同特征,科技创新企业往往很难在初始阶段找到合适的融资方式。

巴曙松表示,去年4月,香港交易所对上市制度进行了重大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如何支持新经济和如何为创新型企业融资。

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香港股市已从最初主要用于传统经济融资的资本市场,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制药技术创新和融资中心。

在2018年融资额构成中,新经济比重大幅上升。

瑞银证券总经理钱于君表示,已有152家a股公司提交申请。在这些公司中,新一代信息技术约占40%和65%。还有36家生物医学和生物制药公司,约占四分之一,其次是高端设备制造和新材料。

巴曙松在介绍新经济的融资特征时,引用了生物技术产业的典型案例。

他说,世界各地的生物技术产业都有一个特点——60% ~ 80%的资本支出处于临床一期、二期和三期的研发阶段。当利润开始产生并且达到市场标准时,药物本身将需要相对有限的资金。

对此,巴曙松表示,在设计新的经济上市改革计划时,“我们正在考虑将上市门槛左移至最需要资金的时候的可能性。

香港交易所进行了重大调整。它不需要利润、现金流或业务记录。只需要一种产品就可以通过一期临床治疗,不反对进入二期临床治疗。市值15亿港元,加上几个基本条件,可以上市。

巴曙松强调,新经济具有不同行业的特点,新经济的产品具有不同的风险回报偏好和特点。

“因此,如果我们想资助创新,我们需要研究新经济不同于旧经济的特点。

利用母公司资金为市场带来更多的“长期资金”。已开放一个多月的创新板(innovation board)面向科技创新型企业,吸引了一批新经济领域的优秀企业上市。

高盛亚太区总裁兼亚太证券部负责人瑞德(Rhett)表示,他们将科学板视为纳斯达克的新兴中文版,纳斯达克是一系列期待已久的股市改革的试验场。

具有这些特点后,科学创新委员会为一些创新型科技企业利用人才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平台。

因此,新经济企业风险高,研发时间长。他们如何支持这种企业融资?宜欣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宁(Downing)表示,国内资本市场有很多钱,但一个突出的特点是“长钱少钱”,通常是半年的钱、一年的钱和两年的钱。

然而,新经济中的企业需要科技创新,所以研发周期相对较长,企业往往“十年磨一剑”,这也带来了相对较高的风险。

如何能让“长钱”更积极地为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投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唐宁认为,比较好的一种方式是采用母基金的形式,让母基金投入给优秀的基金,最终风险分散注入新经济中,这将帮助传统经济创造的巨大财富与新经济结合起来。“长线投资”如何能更积极地投资于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国家商报》记者指出,唐宁认为更好的方式是使用母基金的形式,允许母基金投资优秀的基金,并最终将风险分散到新经济中,这将有助于将传统经济创造的巨额财富与新经济结合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