疟疾能治愈癌症吗?甚至官方文件还没有发表,这是又一波猜测。

疟疾能治癌?连正式论文还没发表,疑似又是一波炒作文/张田勘过年期间,一篇自媒体文章刷爆朋友圈,标题看起来就令人虎躯一震:“大年三十好消息!中国科学家用疟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症!”由于文章的素材来源于1月28日中科院官方微博“中科院之声”转发的一个视频,很多人都信以为真。疟疾能治愈癌症吗?甚至在官方文件发表之前,人们就怀疑这篇文章/张天侃又引发了一波猜测。春节期间,媒体上的一篇文章在朋友圈里爆炸了。标题似乎震惊了老虎的身体:“新年好消息!中国科学家用疟疾治愈晚期癌症!”由于这篇文章的内容来自于1月28日中国科学院官方微博《中国科学院之声》转发的一段视频,很多人都相信这一点。

本视频是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学与健康研究所教授陈晓萍1月23日在自我论坛上的演讲。

陈晓萍在演讲中说,他的团队致力于研究疟原虫来治疗癌症。目前,近30名患者接受了疟原虫抗癌治疗。已经观察了10名患者一年多,其中5名有效,2名可能已经治愈。

恶性疟原虫最初是疟疾的病原体。人们应该避免它。他们为什么能治疗癌症?事情可以追溯到陈晓萍的学习和研究之旅。

20世纪80年代末,在研究生学习期间,陈晓萍看到流行病学和肿瘤学讲师挂着两张流行病学地图。

全球疟疾流行图显示,疟疾主要集中在蚊子密集的热带地区,如非洲。全球肿瘤流行图显示,在疟疾流行的一些非洲地区,癌症死亡率相对较低。

这激发了陈晓萍的思考和联想。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作为证实两者关系的研究结果,陈晓萍于1996年发表了《疟疾与肿瘤的关系》(中国预防医学杂志,1996年第4期)。2011年9月,由陈晓萍院士和钟南山联合开展的肺癌免疫治疗实验结果也在美国《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ONE)网上发表。

此外,陈晓萍的研究团队发现,通过构建表达GPC3蛋白的疟原虫来免疫荷瘤小鼠,刺激机体产生针对GPC3的特异性CD8+T淋巴细胞来杀死肿瘤细胞,从而有可能开发肿瘤疫苗。

该结果于2017年3月在Oncotarget网站上发布。

真正引起关注的是2017年10月19日陈晓萍在广州召开的“2017疟疾和癌症跨境交流会议”的发布。

他声称疟原虫感染可以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拮抗抗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启动抗肿瘤自然和适应性免疫反应,抑制肿瘤血管生成,显著延长实体瘤如肺癌、肝癌、结肠癌和乳腺癌荷瘤小鼠的寿命。

在陈晓萍进行的疟原虫治疗晚期肺癌的临床试验中,3例晚期肺癌患者中有2例表现出明显的疗效,其中1例转移灶消失,原发性肺病变的“伪足”消失,从原来的“蟹形”变为“斑块形”。通过微创手术切除完整肿块,肉眼也可观察到肿块失去恶性肿瘤的外观特征。病理检查显示在切除的肿瘤组织中存在异常量的免疫细胞浸润。它与普通肺癌组织非常不同,表明疟原虫感染诱导的抗癌免疫反应发生在肿瘤组织中,这与小鼠模型研究中观察到的情况相似。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陈晓萍的研究成果尚未在任何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中找到。

“SELF Geli Lun Dao”是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科学通信局联合主办的公益论坛。

到目前为止,这篇爆炸性文章在春节期间的发布过程已经变得清晰:科学家们已经发布了尚未在公共传播平台上正式发布的研究成果,这些研究成果已经被媒体进一步放大和过度解读。

原则从科学的角度来看,陈晓萍疟原虫治疗晚期肺癌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出若干问题。

首先,进行了疟原虫抗肿瘤的动物实验,其次,揭示了疟原虫抗肿瘤的初步机制,第三,这些机制与医学史上的某些情况相一致。

动物和人体实验揭示了疟原虫抗癌的一些机制,这是最重要的。

表面上,疟原虫抗癌的机制是用疟原虫的“毒药”攻击癌细胞的“毒药”,但实际上攻击癌细胞的“毒药”并不是疟原虫的“毒药”。只有通过疟原虫的激活和人体抗肿瘤免疫的增强,才能产生一些抗癌和抗癌效果。

换句话说,疟原虫只是刺激人体免疫的一个触发器,而触发和增强的是针对癌症的特异性免疫。

对小鼠的研究首先揭示了疟原虫引起体内各种免疫细胞攻击和杀死癌细胞。

疟原虫感染后,负责自然免疫的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和树突细胞(DC细胞)被激活,诱导这些细胞释放细胞因子,杀死一些癌细胞。

特别是DC细胞,是在体内功能最强的专职抗原呈递细胞。它们能有效地吸收、加工和呈递抗原,诱导特异性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的产生并攻击肿瘤。

目前的肿瘤免疫疗法之一是使用肿瘤相关抗原或抗原多肽在体外使DC细胞变得敏感,然后将其再注入患者体内以对抗肿瘤。

比道高一英尺,比魔鬼高一英尺。

肿瘤不愿意被免疫系统消灭,而且会有对策。例如,肿瘤可以使用体内一些抑制抗肿瘤免疫反应的细胞,如调节性T细胞,来抑制免疫系统,从而降低对肿瘤的致死性。

然而,随着疟原虫的治疗,疟原虫也会感染这些细胞,从而抑制这些抑制免疫的细胞,释放其他免疫细胞,并产生正负效应。

这一点与2018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相似,即抑制阻碍免疫T细胞的分子可以从手脚释放T细胞攻击癌细胞和其他病原体。

使用疟原虫治疗癌症的另一种机制是,疟原虫还可以显著抑制肿瘤血管的形成,切断连接肿瘤的血管,从而切断肿瘤的食物和营养,并“饿死”癌细胞。

虽然这是一种围攻的方法,不像免疫细胞直接攻击和杀死癌细胞会产生快速的效果,但是在直接攻击癌细胞和切断营养供应的双重攻击下,对癌症的治疗效果也会显著提高。

因此,疟原虫疗法在动物实验和人类临床试验中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用疟原虫治疗癌症也被历史上其他疾病的治疗间接证明。

晚期梅毒可导致神经梅毒,其典型表现为麻痹性痴呆和瘫痪。

1917年的一天,奥地利医生朱利叶斯·瓦格纳-贾格尔(Julius Wagner-Jagger)意外发现,一名因神经梅毒瘫痪的患者在因疟疾而发高烧时可以向他求助,这提醒了贾格尔疟原虫是否在帮助患者抵抗瘫痪。

结果,加拉格尔大胆地尝试抽取病人的血液,并分别注射到18名瘫痪病人体内。他们的状况实际上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这些结果发表后,全世界都知道疟原虫可以治疗神经梅毒。

后来,这一重大发现挽救了数千名晚期梅毒患者的生命,贾勒格因此获得了1927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直到青霉素发明20多年后,梅毒疟原虫疗法才退出历史舞台。

然而,疟原虫对晚期梅毒神奇作用的机制直到今天还没有被清楚地解释。也许目前治疗癌症的疟原虫已经给出了部分解释,即疟原虫刺激和增强身体的免疫力。

可以说疟原虫具有治疗癌症的科学机制和事实基础,包括动物和人类的实验结果。

然而,陈晓萍团队尚未在官方学术期刊上公布这项人体研究的结果。

上述情况表明,认为疟原虫是癌症的有效治疗方法,并能立即成为癌症的常规治疗方法还为时过早。

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之间的一个重要分界线是它可以被验证或证伪。医学中最重要的验证或伪造方法是循证医学。

循证医学的金标准是一项大规模随机双盲对照研究。在癌症治疗中,大量的癌症病例和随机选择的具有相似条件的患者都需要进行对照试验。医生和病人都不知道测试的内容。

然而,目前疟原虫疗法仅测试了近30名患者,其中10名已观察一年,其中5名效果相对明显。虽然有效,但数量仍然太小。

然而,陈晓萍团队目前正在为临床试验的第二阶段招募志愿者。据估计,将招募大约200名病人。

此外,癌症的治疗当然不是一种治疗,但基本的治疗标准是5年内不复发。

然而,疟原虫治疗癌症患者的最长时间现在还不到两年,所以仍然需要时间来观察和证明。

此外,疟原虫疗法还需要获得对不同癌症的治疗效果。目标患者主要是肺癌,还有少数前列腺癌和肠癌患者。

因此,即使这种疗法被认为是有效的,它也可能仅限于某些癌症。

癌症的伦理疟原虫疗法,像所有其他新疗法一样,有一个伦理规范,而这种疗法中包含的禁忌更为明显。

因为疟原虫本身对人体有害,是一种“毒药”。如何控制这种毒素而不造成双重伤害(疟疾和癌症),甚至疟原虫疗法的副作用,如高烧,也需要仔细考虑。

然而,在人类的临床试验治疗中,陈晓萍小组遵循了几个原则。

一个是知情同意和优先原则,即接受治疗的患者已经是晚期癌症,不能进行检测,患者及其家属同意采用这种疗法。

二是密切监测患者红细胞感染率,并将感染率保持在2/1000以下。该方法是使用低剂量青蒿素进行控制。

第三,疗程结束后,给患者服用足够的抗疟药,可以在大约3天内治愈疟原虫感染,确保癌症患者不会患上疟疾。

即便如此,疟原虫感染的主要副作用之一是间歇性高烧和各种症状。如何治疗高烧和各种症状需要辅助措施。

此外,随着癌症患者感染疟原虫,他们也成为疟疾感染的来源。

如何防止蚊子叮咬病人,然后叮咬健康人传播疟疾,也需要采取保护措施。

使用疟原虫对抗癌症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和时间测试。它可能是成功的,可能成为癌症的辅助疗法,可能从中开发出一种新的癌症疫苗,或者一般来说可能无效。

然而,所有这些都是科学研究的过程和结果,应该在符合医学伦理的前提下进行检验。

然而,在结果被完全揭示和评估之前,人们得出过于乐观的结论是不合适的,更不用说说说太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